您当前位置:首页 > 资讯中心 > 正文

6名搬家工谁拿走了女主人的戒指?

发布时间:2015/7/16 16:51:23

案发时间:

  6月13日下午3点半左右

  案发地点:

  吉林市昌邑区某小区

  简要案情:

  女主人的定情戒指丢失

  嫌疑人锁定为6名搬家工人代号分别为A、B、C、D、E、F

  ■案情起始

  放在卫生间的戒指不见了

  事件要从6月13日下午说起,那是一个不算炎热的天儿。“这个,放这,小心点!”吉林市昌邑区某小区内,一位年轻女性正在指挥着搬运工人。

  望着新装修的80多平方米的房子,尽管是简装修,女主人张女士还是心情舒畅。心情一好,她忽然想起了什么———对了,给搬运工人买盒烟,以示犒劳。

  下楼买烟之前,张女士上了个厕所。洗手的时候,她把戒指摘下来放在梳妆台上。这是一个镶钻的金戒指,价值不菲,同时也是她和丈夫的定情信物,她很是喜欢。

  买完烟返回的途中,她摸着手指忽然想起来戒指放在梳妆台上了,于是快走几步,迅速回家。可是,戒指已经不见了。

  张女士确信,戒指一定是落在梳妆台上了。从下楼到回来一共用了大约10分钟,也就是说,这个时间段内进入房屋且进入过卫生间的人,才有作案嫌疑。

  ■案件调查

  6名嫌疑人 谁的嫌疑最大?

  张女士第一反应就是这6名搬运工最有嫌疑。不过,他们都表情镇定,矢口否认。没有办法,张女士只好报警。

  吉林市公安局昌邑分局东局子派出所民警陈宇、杨帅出警。可是,摆在他们面前的问题是:没有任何监控录像,没有太具体的嫌疑人,案子侦破似乎没有突破点。民警决定将7人带至派出所了解情况。6名搬运工人交代了简要情况(见左图)。

  难道是C干的?

  民警杨帅介绍,此案属于典型的封闭场合盗窃案件,或者说是密室盗窃类型案件。最初的时候,他和张女士一样,都将C列为重点怀疑对象。因为他是唯一一个公开说明去过卫生间的搬运工人。但是,C不承认盗窃过戒指。而且,民警也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实是C干的。依法搜查了6人,没有任何收获。

  另外,D也成为重点怀疑对象,因为他有盗窃前科。但是,他不承认盗窃行为,过去并不能说明如今。

  是不是D干的?

  “没有其他办法,我们只能继续排查,挨个对话。”杨帅介绍,民警继续挨个讯问,同时通过监控系统密切关注其他的嫌疑人。此轮调查中,民警通过监控系统发现D的动作与表情存在异常。

  “从专业的角度来说是微表情、微动作可疑;从直白的角度来说就是直觉,感觉他好像有问题。”杨帅介绍,D的眼神飘忽不定,表情虽然也紧张,但是和其他5人的紧张略有区别;一会儿坐着、一会儿站着,有时候还来回走。

民警决定加强对D的讯问力度。交谈的时候,故意多谈盗窃行为的后果及惩罚情况。不一会儿,D的脑门冒汗了,开始承认戒指是他偷的。可是,D说戒指在他的左裤兜中,民警搜索却毫无发现。这是怎么回事?是D弄丢了戒指,还是心理压力太大谎称自己是小偷?

  ■破案了

  戒指原来是他偷的

  民警继续讯问D,戒指到底在哪里?当天晚上快要7点的时候,D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,最终承认戒指是他偷走的,放在了张女士所住的单元楼前草坪栅栏下的草丛中了。

  民警带领D到达现场,果然找到了被藏起来的戒指。D的真实姓名高×,22岁,榆树市人。当天他搬运包裹的时候内急上厕所,在梳妆台上发现了戒指。看屋内没有其他人,他就揣了起来,下楼后藏在了草丛中。本想否认掉此事,或者张女士如果记不清丢失位置,此事就可以瞒天过海了,没想到最终还是东窗事发。目前,高某已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。此案在进一步工作中。